Elfoyee

您好。

博狼/箭羽流光

发文测试,不打tag了

————
白狼离开的那一晚平安京恰是最寻常不过的一个雨夜,庭院琉璃瓦上蓄一池深谭且倾且似雨女泣泪。源博雅靠在树下双目紧闭,他早已浑身湿透,分不清脸上究竟是泪痕抑或雨滴。而神乐就站在不远处静静地凝视她的哥哥,身上有鲜血淌成的河,谁都明白那是白狼的血,染在凄冷夜色中散发最后的余温。

没有人敢去靠近博雅,所有的式神都缩在屋檐下被晴明一并拦住行动。他们听见他重复着,“是我的错。”然后轰然满弦一箭射在庭院的箭靶上,那上头仍留着白狼正中靶心的一枝箭,流光箭羽恍惚了博雅的眼。
他竟然射偏了,一箭掠过箭羽,折了那白狼唯一残留的印记。

源博雅笑了,他原本是想一醉方休的,这时的雨却让他格外清醒。他看向默默走到他身边的神乐,听见神乐低声哽咽道,“是我的错才对,我不该……”博雅伸手擦去她脸上残留的血迹,制止了她接下的言语。他说,也罢,哪来那么多对错,白狼也不过无数妖之中寻常一个,我也与她……无亲无故,本不该如此伤心……是我失态了。
神乐却听不进博雅的话语,她只盯着博雅微微颤抖的手,这样一双绝世无双的手,是否再也无法弦满一弓……

博雅听见廊下晴明的叹息,心里也知道这悲伤终究会过去,也许一年,两年,白狼的墓就会杂草丛生……思来想去又觉得可笑至极。不,哪需要那么久,妖又哪来的墓,恐怕白狼早已化作精魄散入了沉沉暮霭之中,留下的遗物大概只余下那枝断箭。

“晴明大人,我要继续修行,变得足够强大,然后再一次成为您的式神。”那日狼族少女持弓而立的英姿他站在远处没有给予任何评价,此刻却只得对着那失去光彩的羽箭低叹一句。

“你果然已经成为一把强大的弓了……白狼。”

-终-

评论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