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周江/Enesetapu.

150fo点文

@千城循

童话paro




——————
致 尊敬的王子殿下

虽然都城与黑暗森海仅仅被一条河流相隔,但由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导致我们还是要依靠最古老的方式,信件,来联络呢。所幸殿下是位很有耐心的人,可千万不要因为回信的姗姗来迟而迁怒于森林呀。
我理解您在陷入苦恼时想要寻找一切方法来解决问题的心境,甚至想到了寄信于我,毕竟作为一名禁忌的魔剑士理应与王室毫无交集才对。但恕我直言,从彻底解决问题的角度来看,无论您是在何处得知关于“文字泡魔法”的任何传闻,这也绝非最好的选择。
其一,该魔法对于想法的表达没有选择性,无论褒贬全部展现在他人面前,在表达清楚想法的同时可能会暴露个人的弱点,这对于王室来说是务必要避免的。
其二,一旦使用该魔法您将会不受控制地通过不间断的打嗝来吐出文字泡,想必这对于王子殿下来说一定是个极其自毁形象的事。
在我看来,您在民众面前的威信已经足够好了,冷峻严酷并不代表暴政啊,更何况只是没办法完成大段的演讲而已,平日里的沟通交流理应没有问题吧。

附:并非拒绝王子殿下的请求,我会去寻求我的好友,全大陆最好的魔道学者来为您配置一味“发声药剂”,可以让您半强迫性地在公众面前发言。相比于文字泡魔法这会是更好的选择,然而但凡“魔药”以“魔”为首,请务必适量服用。

诚挚地祝安好。

您的
江波涛

——————

致 尊敬的王子殿下

我已托付友人送来药剂,不知是否符合您的心意?恰如我上一封信中所说,发声药剂是有副作用的,王子殿下请不要过于勉强自己。依我看其实现在这个样子就很好,我也曾在您的某次出行中有幸见过您一面。您那时没有如同历代王族一般骑马出行,而是选择了步行的方式想要融入臣民之中,但您右耳上象征王族的蓝宝石耳钉完全暴露了您的身份呢。
仔细想来当时我是有暗自偷笑的,尽管大家都说你不苟言笑,但我觉得这可能是你可爱的某种方面呢。请原谅我不敬的话语吧,但我希望可以和王子殿下结为好友,因为我可以从王子殿下的字里行间读出你内心的温柔呢,这样说来是否有些过于胆大妄为了些?
总之,威严,并非全部都要依靠话语来传达,有时候沉默着微笑也可以给予人们鼓舞呢。
我希望可以看到您更多的微笑呢。我想您的臣民也是这样想的吧。

真诚地想要和您结交的
江波涛

——————
致 王子殿下

感谢王子对于我不情之请的回复!我愿意献上我最诚挚的感谢!同时也对于我曾经对王子的妄加臆断表示深切的歉意。
您的首次演说我有去哦!尽管是站在距离中心广场几十里开外的地方,我也几乎被人山人海所淹没了!但这很值得,王子殿下的发言给我一种相当成熟的感觉,一想到其中有一份我的功劳,我也真心为您感到高兴。


灰头土脸回到森林却激动不已的
江波涛

——————
致 王子

竟然在我不知情的时候将猫毛混进去了么,这真是我的失误!但是猜错了呢,我并没有养猫哦。
不知你是否听说过黑暗森海的猫妖传说?就是那个在孩子之间广为流传的——传说在黑暗森海中央居住着九尾的猫的妖精,如果在满月时合掌诚心许愿的话,猫妖就会于月光之下出现并为你完成心愿——的童话故事。偷偷告诉你个小秘密,其实猫妖的真实身份就是黑暗森海的魔剑士哦?
我都能想象到你坐在办公桌前惊愕的表情了,没准还会颤抖着弄翻桌上的墨水瓶,将整张羊皮纸染成绀色呢。我非常期待你的回信!

只有一条尾巴的
江波涛

——————
致 小周

说什么也要来森林里找我的行为太冒险了!小屋着实破旧了些,我也曾幻想过建造如童话所描绘的银屋顶并铺上琉璃砖,可惜无果。
但我是从未料到小周竟然是年少时我曾在森林中遇见的那个少年呢,倘若不是凑巧看见你肩上那个牙印我们大概还会继续拘谨下去吧。
那真的是这么多年来于我印象最深刻的事啊,记得那时森林还未被黑暗所笼罩,阳光可以透过枝桠映出树影。那日日光正好,我正露着原型在树下午睡,结果被巡猎时迷路的你发现了,得了劲似地一直在摸我的毛!我最是讨厌被陌生人抚摸,便跳了起来显出妖形在你的肩上留下了——嗯,后来你就总来森林找我了,我还记得你那时唤我叫作猫哥哥,现在你已经不会这么叫我了吧,毕竟你已经比我高了,往事当真不堪回首啊⋯⋯这么说来小周真的是个猫控呢,我知道我的尾巴毛茸茸很好摸,但请务必适当抚摸啦。
几年下来小周已经沉稳许多了呢,但有些方面却始终没变,无论是对于自己想要完成的事和偶尔羞涩的笑容,我都很爱看——这样的你,一如那年初夏在森林中央的湖边靠在我的身旁一起看满月自云间淡出的少年。

下次你若想再来,请务必通知我,我会努力将这里的环境变得更耐看一些的,长年累月的黑暗难免会导致潮湿的质感,会让你觉得不舒服的吧。

苦恼的
江波涛

——————
致 小周

多日未回信,真的很抱歉。
我这几日出了趟远门去拜访我那位魔道学者朋友,他说我容貌未变内里却变了,也不知他到底从何得出的结论。我让他教了我一些生长系的魔法,毕竟他是这方面的大师。
我想要努力让外面那棵樱树开花。年少的记忆总是值得怀念,那时我坐在树上一根枝桠上,你靠着树干坐在树下,结果一阵风吹来樱花瓣落了半数,几乎全铺在了你的身上——至于后面我出丑的桥段我就不在多多叙述,你只要知晓我的的确确想要和你再次坐在樱树下畅想便足够。

所谓好景配佳酿,等有空了一起来对饮一杯,如何?

你的
江波涛

——————
致 亲爱的小周

听说宫殿近日一片混乱?但愿别来无恙。
今日我去集市寻找一味新的药材时无意听闻了关于国王登基后的各项事宜均让你忙的焦头烂额,可千万别因此而得病了啊,人类的身体如此脆弱,我还是很放心不下你的。
当然我对于小周的能力一万个放心,你是极为坚强的人,独当一面,一往无前。这么多恭维说来都显得矫情,要我精简地说来——那就是你可是我喜欢的人啊,那当然是相当厉害的了。

你的
江波涛
——————
致 ⋯⋯

愿安好。

时隔多年黑暗森海再次迎来了光明,这大部分是因为你的功劳,我知道,倘若不是你向崇尚黑暗的部族宣战,黑暗森海可能永远笼罩在诅咒的牢笼中了。而这曾经幻想着再次于盛开的樱树下午睡,现在也终于能实现了,果然再多的魔法也比不上一缕暖阳啊。我想它是为了你我而盛开的,凋零亦如是。
湖底的风光不好吧,我亦是如此想的。那日小木船在湖上飘了好远,完全没有沉没的意愿,岸上站着的人又太多,我只得躲在暗处看着你渐渐远去,心头说不出到底是什么滋味。我想大概是心满意足的,从某种意义上你已经与我,与这片森林同在了。
猫是畏惧水的动物,可每当我坐在这湖岸边,望着水中我从未改变的容颜,尾巴敲打水面泛起一层涟漪时,我都有在想你。
童话故事里的猫妖能帮人实现心愿,但其实我也有很多愿望的,结果反而都是你来帮我实现的,我觉得有些小惭愧啊。但我不仅仅是感激你,其实我还有很多想说的,结果还是没能说出口。
但若要说我最大的心愿,既不是让樱花盛开,也不是你成为绝世明君,我其实和人类一样自私到底还是想着自己。也就是想做一只普通的慵懒的猫,在午后趴在你的怀中伸懒腰,仿佛一辈子都能这么过。
就在这月光散落的夜晚啊,想要和你共处漫步于这通向湖中央的月之路上啊。
但愿你能抬眼看看,今夜的月色恰如那年初夏时一样的美丽呢。

再见。

你的
江波涛


——fin——
感谢你的阅读!
个人原因只能短打奉上,着实抱歉⋯⋯
如果有手癌请留言告诉我~

标题为童话中的城市,爱沙尼亚的语言。


评论(5)
热度(43)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