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周江/一半的情歌


@周江深夜60分

主题:一半的情歌

当然HE

退役后的故事


————

1

“徐家汇站到了。”

冰冷的电子女声响起,上班族翘首盼望着地铁门打开的那一刻,几乎是同时踏着纷乱的步子灰头土脸挤出人山人海,夹带几声无意义的咒骂,哗啦啦的也就全散了。
耳边传来地铁再次启动时的警告声,车门关闭,玻璃上一闪而过神情恍惚的面孔,江波涛几乎没有认出那是自己的脸,他摘下许久未发声的耳机时才发现播放列表早已走到尽头,睁着迷茫的眼透过玻璃来与陌生人对视,一声叹息散入微冷空气中。

诶,一时没有察觉睡过头了,结果多坐了一站,这事虽然常有,但也好过发生在今天。

走下地铁,又走上地铁,顺着原来的方向乘回徐家汇,依旧是如先前一般拥挤,而这次江波涛没能找到座位。背靠在颤动的车门上,他感受到每一次的呼吸都是浑浊的。
这是s市忙碌的常态,司空见惯也好,无视也好,江波涛靠在栏杆旁盯着手表,总觉得怅然若失。

2

下站后沿着地铁隧道一路往前五十米,来到过去常常在此上车的节点,江波涛看见了坐在等候区的周泽楷。

他没发现江波涛的到来,垂眸认真地盯着手机屏幕,头顶惨白灯芒与屏幕冰冷反光也没能遮掩他面容中隐隐透出的温柔。

五年可以改变很多,眼角的纹路,笑容的温度,回家的路途,很多很多,但时之砂却似乎从未在周泽楷的身上倾洒,他仍如那时一般风华正茂,岁月费劲苦心也没能在他身上留下刻痕。也许留下痕迹才会觉得突兀吧,脑海中浮现出小周垂垂老矣的姿态,江波涛不禁轻笑出声。

他因此也发现了对方的到来,沉默的本性也并未随着时间推移而消失,当他站起身后抬手打了招呼就再也没能说话。若不是手机里那条想要一起吃顿饭的短信被他颤抖着截屏保留,江波涛完全无法想象是队长先约的他。

尽管没有任何的交流,他们却不约而同地选择了同一条出站口。并排乘上通往地面的电梯时,江波涛看见昔日队长衣角上的褶皱,想顺手帮他抚平,却又觉得不妥。他忽然意识到其实自从退役后就很少再遇见队长了,准确的说他也没能再和轮回其他伙计们碰面。

当年那一场网络冲击其实早有预兆,VR技术的成熟使全息网游成为了现实,当人们渐渐沉迷于真实的虚拟世界后,家用机上的一排竞技游戏仿佛被提前通告了死刑,是死是活到底成了时间问题。

而荣耀最终也没能熬过那第十五个年头,关服通知来得太早,感叹之余又觉得心里空落落的,像是以前一直很喜欢吃的蛋糕忽然就停产,喜欢的作家忽然就封笔,多年以来一直持续的一件事忽然就没了继续的理由。而曾经的王牌战队,轮回,也就没有了存在的价值。

他仍旧能记得那关服的最后几秒,轮回俱乐部中所有人难得都站在大厅里没开电脑电源,看秒针最后一次在表盘上挣扎。

他听见队长发出一声叹息,却什么也没说。这本就是他的风格,但江波涛总觉得他其实说了很多。

只是这一次他没能听懂。

3

如果硬要他回忆过去的辉煌其实他能记得的事情并不多,如果说默契也是值得称赞的事情那他们之间的事也许三天三夜也说不完,可去了这一环节竟再也找不到别的可以啧啧称道的事了。为他在媒体前发言?为他的败北而重新赢回轮回粉丝的狂热?其实都是些小事,说到底真切记得的事也就稀稀拉拉没几件。

若说最近印象深刻的事还要指那一日午后,那时荣耀进入末期,联盟再也没能组织一场大型比赛,战队生活变得悠闲却让人心生恍惚。江波涛趁着这时上了一次网游区,操作着无浪走在熟悉的街道上却遇不上一个玩家,曾经热火朝天被争抢的野图boss在一块固定的区域寂寞游荡。而职业玩家的上线也只引起一波短暂的欢迎,然后聊天频道重归寂静,卖号,清仓,全都透出一股酸涩悲凉的气息。

他最后将背包里的东西全送给了一个小号,那是一位神枪手,一直在刷一个小怪,包里剩余的几千金和材料全给了他,于是无浪只剩下一身银武。

对方一连打了好几个谢谢。

江波涛想了想,又点了交易键,把手中的短剑给了他。

时间仿佛停驻在此,他顿了良久才开了语音,逐字逐句地说。

“其他的都可以扔,天链别扔。”

后来当然被公司骂了一通,经理把账号卡啪地扔在他面前倒也没觉得后悔,其实说到头荣耀也就是一个网络游戏,如果上升到信仰的高度也只是因为他们对于游戏本身的热爱罢了,他最后想要做的事情也不过是尽他所能帮助一个陌生人体会到游戏的乐趣。

因为荣耀是个很好很好的游戏啊。

4

他们去了港汇广场,走的是散伙饭那次的路线。港汇的自动扶梯弯弯绕绕,只余两个人的位置,他想和他并排却被人群挤散,周泽楷站在前三格的阶梯,江波涛站在后面,只隔着几个人却还是没能站在一起。

五楼仍旧和以前的样子差不多,烤肉店还在,KFC还在,川菜馆也在,只是当年吃散伙饭的那家寿司店被拆了,换上一家西餐馆。周泽楷看着不熟悉的店面,“啊”了一声,语气毫无疑问是惋惜的。

他如此倔强的一个人就站在招牌底下不肯进去。江波涛站在他的身旁陪他一起沉默,他知道队长在想什么,所以没有阻拦这行为。

尽管店名变了,店的主人变了,这过去的回忆就摆在那里,从未背弃,也从未离开过。

最后江波涛在众人疑惑和部分对周泽楷容貌惊叹的目光中拉低了帽檐,扯了扯周泽楷的袖子道,干脆就这家吧?他看向身旁呆立的人,想要揣测他心中所思所想。

周泽楷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回答,他也叹息,任由江波涛将他带入店中,江波涛猜他是有些生气的。

5

点餐后江波涛强自活跃着气氛,忽然觉得独余他一人和队长在一起也许真的有些累的,曾经怎么就没觉得累呢?一个眼神,一个微笑,轻轻松松就能读懂,也没什么时候觉得像现在这般尴尬,到底是怎么了呢?

也许只是因为当时是在轮回吧,就算是最后的散伙饭,那也吃的很开心。他还记得那天杜明喝了酒,打了个酒嗝后就开始抱怨到了退役也没能讨到唐柔芳心。孙翔要了超大份散寿司饭,把米饭上的海鲜全吃完后就加入杜明的喝闷酒小组。方明华当时已经是两个孩子的爹,一边和老婆用短信报平安一边推辞着不喝酒,说是不能酒驾。吴启和吕泊远聊着聊着荣耀就一甩膀子开始拼酒,明明是日本清酒还喝得豪气万丈,假装饮的是五十八度的老白干。而周泽楷就安静地坐在那里吃寿司,晶莹米饭上放了切片的三文鱼和散落的鱼子。江波涛为他倒了酱油添了芥末,看着队长芥末沾了太多一口呛出了眼泪后可怜兮兮地望着他,就觉得这好日子最好能一直延续下去,用什么来换都值得。

他从桌下沿着他的袖口去握周泽楷的手,感受他修长指节和带着薄茧的掌心,对上那人无论几次都有些害羞的微笑,他忽然意识到,这可能是他们最后一次牵手了。

这顿散伙饭上大家都很嗨,谁都没提以后各奔天涯的事,也没出现谁哭得像个泪人似的。都是成年人,有心事倒也没那么容易表露在脸上,可直到大家相携走出商场,朔风迎面而来,江波涛偷偷抹了抹眼角,余留指尖微凉。

又是一声几不可闻的叹息。

6

这家店选择了一种复古的情调来装饰餐桌,精致的银餐具配上一支摇晃的烛火,最是煽情。

透过温暖烛光,江波涛忽然想起队长也曾悄悄握着自己的手一路沿着夕阳的光晕往回走,从徐汇图书馆走到9号线的站点,各自乘上终点站相反的列车,他们隔着一扇车门说再见,也没能觉得有多么不舍得,因为明天就真的能再见。

是什么时候开始不再发短信,不再QQ联系了呢?宁愿和网上的网友肆意地聊着不着边际的东西,也没再去敲那人的头像了?不是没有勇气,只是忽然发现这个世界上没了荣耀二人根本找不到聊天的契机。他遍寻聊天记录,除了PK试手和提醒训练,再也没能找到一丝嘘寒问暖的语句。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语气开口,对方又是这样一个沉默的人。江波涛也许能从细微的表情和对周泽楷的战术了解来揣摩他的内心,但若要从那六个冰冷的小圆点中读出周泽楷所有的话语⋯⋯着实太难。

他忽然又想起在车厢内睡着前那首听了一半的老情歌,想起当初他们几个人一起去唱K,小周点的就是那首富士山下,沉稳嗓音念着“谁都只得那双手,靠拥抱亦难仍你拥有,要拥有必先懂得失去怎接受。”的独白,现场气氛升温到沸点,毕竟大家平日都听不得队长说那么多话,只有江波涛发现队长一直在看自己。

而现实中的周泽楷也在看自己。距离过近导致江波涛发现其实五年的时间到底漫长,他已看不见对方眼中曾经的青涩而含蓄,取而代之是无止境的深邃。
就好像其实他什么都没有在想,只是单纯地注视自己而已。

这顿饭食不知味,上好的厚切牛排淋了胡椒却味同嚼蜡,却只吃出眼泪的咸味,可他明明没有落泪,始终保持着完美的微笑。放下刀叉,撮饮柠檬水时他忽然被杯中的酸涩吓到,先前喝了那么多竟没觉得这滋味太酸了。

7

他们沿着来时的路返回,将近夜晚的港汇更是灯火通明,欢声笑语却通通入不得耳。明明什么话都还没说成,这日子竟然就过完了。气氛太诡异了,江波涛甚至不知道这一顿饭究竟有什么意义,只是为了回忆过去,还是单纯地想见一面,直到彼此过得好不好?

命中注定江波涛要成为那个开始正题的人。
“小周,你⋯⋯”

“喜欢。”

他顺其自然地就说了,就像那些在朋友圈里秒答“爱过”的朋友丝毫意识不到这个梗到底有多么白烂。可江波涛知道周泽楷是真心的。真心到了某一种地步也就成了可有可无的,他没能找到回应的方式。

他只好继续问他。

“别开玩笑了,我是说——”

“喜欢。”

“你别——”

“喜欢。”

“⋯⋯周泽楷!”

“——喜欢江波涛!”

他忽然凑到他的耳边喊出声,几乎给江波涛一种他把五年份的情话全说完了的错觉。他转过头来看着周泽楷,忽然意识到原来他们曾爱得这么遮遮掩掩,连这样一句直白的告白也不曾说过。有人说爱到深处言语其实都是次要的,但江波涛觉得这古老的魔咒必然有他存在的必要。

因为这可是周泽楷说的“喜欢”啊。

他赤红着双颊将周泽楷拖到商场的楼梯间内,对着对方问心无愧的双眸,他忽然又说不出什么责备的话了。良久才从牙缝里憋出一句,小周,别开玩笑了,我们⋯⋯都不年轻了。

周泽楷握着他的手臂,指尖略过他额前碎发。他说——
“荣耀没了。”

没料到他会突然说起这事,江波涛只能发出一声“嗯。”

“轮回没了。”

“嗯。”

“可我和你还在。”

没有等待他的回答,他将属于自己的气息灌入对方口中,待到心跳渐渐急促,江波涛握着衣角喘息时,他又说,“⋯⋯而我喜欢江波涛。”

周泽楷什么时候说过这么多话呀,大抵上有些人平时不说话不是因为他不会说,只是他没说出口,一旦情感喷薄而出倒会吓着了对方。但江波涛不在乎了,他忽然就觉得这茫茫s市真的好大,而他何其有幸能遇到荣耀,进入轮回,认识周泽楷,然后拥有过这么快乐的好时光。如果说曾经他因为各种各样的顾虑而放弃继续和他在一起,那这一次他重新找到了理由。这首情歌他上次唱了一半就被切歌了,这次就任由他去唱完吧。


8

而这理由就太简单不过了。

因为江波涛也喜欢周泽楷啊。

——fin.——

感谢你的阅读!

强行扣题,感觉直接做标题也很美的主题呢。

评论(13)
热度(86)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