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双花/永恒之末

@双花深夜六十分 
主题:充电
大半夜用手机码字我也是头晕眼花。


机器人平X普通人乐,略科幻的设定。
总之肯定是HE,感谢你的阅读。


正文——


时空的尽头究竟是什么我无从得知,但我会竭尽所能去捍卫你以便于共同探索。——题记

荣耀星不过是浩瀚宇宙中恰如无法量数的普通行星一般的渺小星球,那里的住人却仿佛被神明偏爱一般拥有世人难以想象的礼物,长久的生命。由于这份恩赐荣耀星的居住者已经习惯于频繁的战争,在以和平为第一要义的地区,时间几乎是凝滞的。


可孙哲平此刻却能够感受到时间的流逝,尽管他是一个没有心跳的机械人。他的制造者是荣耀星上巅峰级的弹药专家张佳乐,而他则是张佳乐为了排解寂寞而向机械大师肖时钦取经后反复钻研制造的旧型机械人,当象征启动的橙黄暖光第一次伴随着齿轮的咔咔声出现,孙哲平睁开双眼对上另一双明亮的眸,在没有任何操作的情况下他却毫不犹豫地将那眼中的三分灵动七分坚毅记录到芯片的基层代码中。


在最初的最初张佳乐曾带着他去往西部荒野,那里有一处百花盛开的秘密基地,也算巧合,孙哲平双脚的关节零件由于计算失误而造成破损,他后知后觉发现自己跪倒在地上却未能完成呼喊的简单操作,张佳乐却第一时间发现孙哲平的落后,神情慌张地将他从地上扶起,颤抖着的双手从随身携带的弹药包中掏出一份笔记,对照着手抄的说明书来检查他的故障原因,那认真的模样映在当时程序还未完整的孙哲平眼中仿佛是在某处电路中点燃一抹灵光,他发出了自有生命以来第一个音节。


惊喜来得太过突然以至于那一天张佳乐在修好孙哲平的脚后兴奋地在花海中大声告诉他的名字叫做孙哲平,似乎想要向全世界宣告他的正式降临。看着他的主人如同少年一般笑着与他亲近,孙哲平意识到资料记载中荣耀星的特殊礼物“长久的生命”带给人的也许不是简单的幸福罢了。


在一起的时间越是欢乐就越是弥足珍贵,但他们也曾经历过现实的无奈,冷嘲热讽铺天盖地袭来,可张佳乐咬牙以独当一面的强硬姿态来反驳一切质疑之声,只为了那份夜中可以互相聊天已慰藉心灵的小幸运。孙哲平是最默契的搭档,能在他需要的任何时刻施以援助之手,他对他宣誓忠诚,并发誓永不离开。就这样保持着最良好的状态,他们被业界人士称为“繁花血景”,负责弹药输送的后方支援和负责实力打击的重剑挥舞者成为荣耀星战场上的一处神话。


十年后的某一日孙哲平却忽然开始毫无理由地关机重启,流电现象异常明显,等到想尽办法为他延长充电时间都于事无补时张佳乐陷入恐慌,他连夜咨询肖时钦想要知道孙哲平的身上究竟出现了什么故障,是否因为老化需要进行修理。对方冷静地告诉他由于张佳乐的零件与技术条件有限也许孙哲平只能够继续在存活一百二十八个恒星日,尽管通讯设备的另一头已传来暗自压抑却仍暴露的哽咽声,肖时钦仍明确表明无能为力,最好的建议是重新制造一个机械人并将记忆复制,至于偷梁换柱的方法倒是很多,在各类文献上记载的方法足足有一百八十二种,但无一例外地需要他人的牺牲。关闭通讯设备后张佳乐沉默地翻阅地图,用马克笔来标记每一个拥有能量站的地区,也许那里会有自己想要的答案。“一起踏上旅程吧。”那夜他抱紧孙哲平却发现温暖的拟人体温正在渐渐消失,他保持缄默而咬住双唇,却无法阻止自己在孙哲平自动关机后朝着窗外的夜空无声呐喊。


于是他们踏上冗长而无用的旅途,孙哲平不喜欢看到张佳乐为他甘愿垂眉忍气吞声,他芯片记载的张佳乐是可以抛下一切的勇敢者。可当他的剩余电量已经无法支撑他完成叹气的动作时,他突然意识到他开始充满期待地凝视这片浩瀚的星空,也期待着和他一起眺望远方的那个人说上两句亲密的悄悄话。他不明白这情感的来源,也许是程序被篡改也许是恶意入侵总之不是什么好的迹象。


“为什么不放弃我,重新创造一个相同的我,将纪录拷贝过去,你并不会有任何损失。”于是那一夜他毫无理由地爆发,内部的某一处齿轮因此而停止工作,他看向张佳乐,希望能够得到合理的解释。


“我心甘情愿。”却是倔强到几乎能算是任性的答案,张佳乐右手拿着扳手从泥泞与油污中抬头,左手边是他根本无法透彻理解的理论知识参考,他的双眸中的灵动与坚毅与第一次的纪录如出一辙,他沉静的嗓音让孙哲平无法继续发泄无名之火,“人们总会格外珍惜自己拥有的第一个朋友,你是我耗费所有心血而得来的世上独一无二的孙哲平,我没有任何理由来寻找另一个替身来代替你,这会有什么意义呢。”


孙哲平不忍心去提醒他这么短短十八天中自己早已换了无数的零件,也许已不是曾经的自己,可他发现那份突如其来的情感驱使他想要落泪,由于紧急控制的功能已经缺失所以他无法自行遏止,于是趁着张佳乐举着灯去往零件库时他选择闭上双眼,可控制泪水的系统也出了问题,他的眼中迸出闪亮的电火花,张佳乐的身影渐渐变得模糊,他不想让他发现而压抑呼喊却意外失去了发声功能,这下连再一次唤他的名字也做不到了,他发出无意义的呜呜声。


原来时间已不允许他哭泣,也真好合乎心意,他也不是喜欢落泪的类型,行动高于一切的设定早已深入骨髓变成了他自我的意识。于是第二日清晨张佳乐于迷蒙间醒来,习惯性地走到属于孙哲平的角落却没能发现一丝一毫他的痕迹,尽管心中警铃大作他却仍一厢情愿地相信孙哲平也许只是想要在东方既白之时安静地散步罢了,直到张佳乐在广阔的周边土地中上到处都寻不得他的踪迹时他知道孙哲平抛弃了他的诺言,他是一个骗子,真相明明如此残忍张佳乐的泪却始终无法溢出眼眶,他忽然开始恨那残忍的神明赐予的礼物,那变成了禁锢他的诅咒,只因为他渐渐膨胀的欲望,想要和孙哲平永远在一起的纯粹欲望。


张佳乐没有放弃寻找他,他动用了所有人脉通过最高级的侦查手段来追踪孙哲平的踪迹,岁月没有在他的面孔上留下残忍的雕刻,可他的内心却逐渐变得千仓百孔。有人劝他重新找回自我做荣耀星上最巅峰的弹药专家也会让他觉得充实无比,为何要苦苦追寻一个不愿意被找到的没有情感的机械人时,张佳乐第一次生气地将对方按到墙角想要给他一点苦头,结果却在拳距离对方只有几厘米时生生扼制住没有痛下杀手。他为自己的失控而震惊,因为这并非他第一次因为孙哲平的缘故而与他人大打出手。只是当他想要贯彻着自己的理念而一意孤行时,无人能拦。


第两百二十八个恒心日他在阿卡塔平原的某处小巷中找到孙哲平,他眼中的光芒已经消失。那里的居民将他安放在了一个摇椅上以等待他真正的主人,当张佳乐感谢过当地的霸图佣兵团后他终于站定在孙哲平面前,阳光恰好透过木窗映在他的脸庞形成炫目的光斑,他侧着头迎向太阳,动作自然到几乎让张佳乐以为他只是睡着了。但张佳乐清楚地知道真相,所以他选择了另一种方式来叫醒他。


当橙黄暖光再次闪耀,孙哲平诧异地睁开双眼,他意识到自己已经脱离了机械的本质成为了有血有肉的实体,而伏在他膝上的年轻弹药专家时隔多年后再次露出犹如少年般纯净的笑,他说:
“欢迎回到这个世界。”


于是张佳乐摔倒在他的面前,胸前有黑色的血迹渗出,这次换作孙哲平慌忙起身去扶他,却在他永不离身的弹药包中找到了经年累月中变得厚实的笔记本,最后一页夹着一张泛黄的纸,毛糙的边缘暗示着它的来源是一本古籍,上面的话简短却惊心动魄,“取心血以共生共存”。


这一刻孙哲平意识到张佳乐愿将生命与他共享来完成这次充电的过程。此刻他已成为人类,终于明白那份曾经被他所恐惧的情感其实早已有过答案,不仅仅是创造者与被创造者,也非主仆,而是“喜欢”。多么轻松,多么朴实,就像是飞鸟与天空,游鱼与汪洋。


“值得么?”佣兵团的牧师在为张佳乐处理伤口同时问他,禁术的使用一旦被人发现就会迎来无止境的调查与追杀,揭发可以获得巨额的赏金,当然一切都比不上有限的生命来得无情,但牧师的眸中却是了然于心的宽恕。张佳乐躺在病床上,笑道他相比很长的一生更愿意要很好的一生,此时他忽然听见呼喊声,转头透过窗户看窗外正在与佣兵团的拳法家切磋的身影,良久没有言语。


当然值得,直到牧师收拾好十字架准备离开,他才听到身后传来的微弱叹息。
当然值得,答案如此简单。
他永远都会记得孙哲平在那繁花深处说的第一句话,不妨来猜下他说了什么?

只不过是张佳乐的名字罢了。


-终-

逗逼风格走了太久我都不太会好好写正经向的了。

评论(3)
热度(56)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