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周江/论和周泽楷共处一室的可能性与后果(3)

第三章,比起前两章稍微长了点。
搜索tag“我也好想被小周吸血”可以查到前文。



老规矩。

文前扫雷:
目前可公开的情报——
吸血鬼偶像周泽楷X伪宅男猎人江波涛(头衔好长OTZ
肯定是HE
ooc可能

都OK?——

周泽楷敲了很久的门江波涛都拒绝再次打开房门迎接他,周泽楷无奈,只好隔着门斟酌半天说:“⋯⋯谢谢⋯⋯”
江波涛背靠着门,保持着握着十字架的姿势跌在地上,他能听见门外渐渐没了动静,他看着眼前不远处的落地镜,对着自己嘲讽地笑了。

江波涛几乎夜不能寐,辗转反侧多次后终于忍不住摸出手机忽视杜明一连串的骚扰艾特,迅速地编辑了一条短信,点击发送给备注为前辈的某人,第二天清晨他挂着一双黑眼圈早早地出了门。此时正是暮春之时,夏日的炎热感却来势汹汹,江波涛内里穿了件短袖只随意披了件外套就抱着一本砖头厚薄的手帐赶到最常去的那家咖啡厅。
方明华早就在那等着了,特意找了个位子偏僻的座位,招手示意他赶紧过来,桌上已放了杯拿铁,还贴心地帮江波涛点了杯冰橙汁,江波涛一路小跑过来早已热得不行,享受着店里充足的冷气灌了半杯勉强算降火,方明华看着他落座便单刀直入切入话题:“你看起来气色似乎不太好。”
江波涛赞同道:“那还是按照老规矩来吧。”
方明华点头,从袖中取出一串银制十字架项链置于桌上,两人的手慢慢覆上十字架,不约而同地虔诚低头,口中重复着同一句话语。
“赞美主,赞美猎人。”

“所以说你又遇到吸血鬼了?”方明华将十字架收回袖中,严肃道,“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上一次遇到吸血鬼是在你十七岁的时候。”
“过去的事就别提了,我也就因为那个事件才认识的前辈,走上了这条不归路。”江波涛道,“没有前辈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堕落也说不定⋯⋯”
“我明白的。所以你这次是想要知道⋯⋯如何完全地杀死吸血鬼的方法?”
江波涛摊开手帐找到标注着吸血鬼的一页,握着笔抬头,眼神中是不容置疑的认真。
方明华暗叹,而后一字一句地道:“那你听好,吸血鬼⋯⋯现在已经很少见到他们了,他们是天生的隐藏家,很多文学作品其实都误解了,他们并不害怕阳光,大蒜,而银制品,十字架和圣水也只能使他们行动变得缓慢,并不能造成实际性的伤害,唯一可以确定的是当木锥刺入心脏时他们会陷入长眠。所以我认为最好的方法是用银制子弹射穿他们不在跳动的心脏,然后给他们来一锥子。”
“也就是说他们是无法杀死的?”
“越是强大的生物便越是难以消亡,只能封印。”
江波涛似懂非懂地点头,无意识地握着方明华从桌子下递过的冰冷金属块,听着他说——最后的抉择,都取决于你。

几乎是浑浑噩噩地回了家,半路江波涛又掏出手机看了看已经被他设置成壁纸的珍贵合影,镜头前他笑得一脸幸福,周泽楷就在一旁看着他,眼角勾出一抹笑意。
诶,真的是舍不得,那么好的机会。
如果周泽楷不是吸血鬼该多好,要是自己没有这个仇恨情结该多好,他可以做个不被人接受的痴汉,过着偷拍,要签名,偷走门口放着的拖鞋之类的事,要多愉悦就有多愉悦。
罢了罢了,过几日再说,先观察观察吧。

这样想着的江波涛,几乎是惊吓地发现周泽楷今天还是蹲在他家门口。
“你到底在做什么?昨天也是,我都没仔细问你到底为啥扑倒我。”故作镇定地站到周泽楷一旁,眼尖地发现周泽楷手上拎了一个袋子,隐隐约约似乎是礼盒装的巧克力。“这是什么?”
“昨天,饿。”周泽楷目光始终如炬般盯着他的颈边,道,“赔礼。”
“要什么赔礼,合影就够了,毕竟是周泽楷嘛可以考虑多角度都来几张做收藏!”江波涛笑地一脸荡漾地想要打开自家房门,却冷不防被周泽楷伸手抱住。
“喂你做什么?你不会又要⋯⋯”江波涛惊愕地忘记挣扎,他下意识地握上了口袋里的枪械。
周泽楷却只是抱着,几经贪婪地闻着江波涛身上的味道,他说:
“好闻的味道,和以前一样。”

“以前”二字几乎是如警铃一般在江波涛脑海中响起,他猛然推开周泽楷,毫不留情地抬手就是对准心脏的一枪。
“你是周泽楷之前,先是吸血鬼。而我厌恶吸血鬼。”
周泽楷没躲,他从容地将手中的袋子挂到了江波涛家的门把手上,而后大步向江波涛走去,任凭银色子弹穿透他心脏的部位,而后迅速扩散成一道道黑色的腐烂线,他的脚步顿了顿,却丝毫没有停下的意思。
江波涛咬牙“啧”了一声,也开始后退,直到退无可退,身后就是来时的楼梯。
周泽楷一步一步地接近着江波涛,笑得很勉强。
却又几乎炫目的好看。
“猎人之前,先是小江。”
“⋯⋯喜欢小江。”

下一刻,周泽楷跌倒在江波涛的身上,尚且没缓过神来的江波涛一脚没踩稳,踉踉跄跄地被揽在了周泽楷的怀里。

两人一起摔下了楼梯。


-TBC-



感谢你读到这里。
小虐怡情罢了,下章发糖。


评论(10)
热度(60)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