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全职/双花/ABO/久别重逢时

情人节贺文!为了我最爱的双花!


好久不见各位我真的是最近混吃混喝补作业昏天暗地实在是没空写写写啦!顺便一提有没有什么双花的交流产出群求老司机们带带我!【


好了老规矩。


文前扫雷:

ABO平乐。

有肉吃。



都OK?——



“来了?”

叶修站在拐角的电线杆前抽一支绵长的烟,身后站着两个熟悉面孔,是方锐和苏沐橙。“你来晚了,他们已经开始了。”

“抱歉,我今天早上去打针了,你懂的。”张佳乐取了一张医院的检查单子在叶修面前晃了晃。

叶修闻言,随手在电线杆上将烟灭了,摇头道:“⋯⋯啧,真不是时候,算了,快进来。”

张佳乐理了理发尾,又问:“他人呢?”

“在里面和魏琛聊呢,也不知道他们之间能有什么话题。”方锐说,“你别担心,今天到的人都不是这个点的。”

张佳乐看着方锐的眼神,心想的确没有别的omega这么巧在情人节发情。


走进KTV的包房,便看见蓝雨的小卢在话筒前唱得正嗨,张佳乐看着他嘶声力竭地吼一首萧敬腾的《狂想曲》,忍着笑走过去拍他,问他怎么就自己来了,你队长呢?

卢瀚文正憋着一肚子怨气,就把话筒给了一旁的乔一帆,说:“队长和副队在一起呢,本来副队想来的,被队长一句话就给弄回去了⋯⋯”

叶修这时也走过来,刚好听到一句弄回去,来了劲问道:“说了什么?”

“没听清啊!就听着个晚上两个字,谁知道他们要做什么——诶你们笑什么!”

“哦哟你们别带坏小孩子了,人家还没成年呢!”苏沐橙扶额觉得实在是没眼看了,跑过来拍了叶修一下把他拉走,“说起来韩文清也没来。”

“他会来就有鬼了,这可是兴欣开的单身趴,他能来?”方锐翻了个白眼道。

“单身趴你还带着苏沐橙!”

叶修难得没搭话,只是垂眸苦笑。


张佳乐没继续和他们聊下去,他回头随意一瞥,他看见孙哲平坐在靠近角落的位置,独自一人,也没在和魏琛聊,默默地在喝饮料。

张佳乐抬手向他打招呼,孙哲平抬眼看他,笑着拍了拍一旁的位置示意他坐下。

“最近过得怎么样?”很简单的开场白,孙哲平问,“没勉强自己吧。”

张佳乐知道他在说什么,脸上有点烧,低声道:“还好。”

“没记错的话是今天吧。”孙哲平问。

张佳乐没回答。


“喂你们两个要叙旧到什么时候!”魏琛递了个话筒过来,“小张快去点歌,把小卢给拉下来,这小子唱着唱着还唱上瘾了。”

张佳乐愕然,反问道:“你为什么不去唱?”

“老夫年纪大气喘不上来了,舞台要留给小年轻嘛。”说着瞥了叶修一眼。

叶修挑眉,道:“别,我也还年轻。”


“去吧,我帮你点。”孙哲平没等张佳乐答应就侧身去看屏幕。张佳乐正坐在最靠近点歌台的位置,孙哲平这一侧身半边身子就靠在了张佳乐的身上。

眼前便是他的脖颈。

张佳乐的气息有些急促,他回想起早上起床时身上的隐隐约约的燥热,想起了那一针抑制素注入体内的痛楚,模模糊糊竟然又想起了几年前那些恍惚的记忆⋯⋯

“喂,回神,在想什么呢?”孙哲平这时已经坐回座位,拍拍张佳乐的肩,见他仍是一脸恍惚,没辙,只好去拍他的脸,“张佳乐,别发呆了,我帮你调到第一位了,快唱吧。”

张佳乐感到那手上温热的触感,一个激灵清醒过来,有些狼狈地握着话筒去看屏幕。

是陈奕迅的斯德哥尔摩情人。

“你喜欢这个?”张佳乐看着孙哲平,表示质疑。

“我记得你当年总是哼这个调。”

“亏你还记得。”


张佳乐的声音压得很低,又故意带了点沙哑的调调,倒是学到了一两分意思。

“也许早已恋上共绑匪苦海慈航,情欲要被你勒索,也许有助刺激心脏⋯⋯”


“大过年的唱什么心脏,烦不烦啊。”叶修啪就的把可乐放桌上了,过来抢张佳乐的话筒,“四大心脏这里就来了一个,换首高兴点的。”

叶修朝着乔一帆做了个手势,乔一帆顺势点了首《青春修炼手册》。

张佳乐赶紧把话筒推给叶修,说:“你果然年轻的很。”


“你也是,身上信息素的味道漏出来了,果然很年轻。”叶修忽然凑到张佳乐的耳边,低声道。

张佳乐一愣,待他反应过来时才觉得身体有点不对劲,赶紧和周围的人打了个招呼便背着包冲到了KTV的洗手间。

他洗了把脸试图让自己冷静一下,又从包里掏出了备用的一管口服型抑制剂,调整呼吸拧开瓶盖时,熟悉的气息包围住了他。

那是可以令他发狂的alpha的信息素,此时正张牙舞爪地想要夺走张佳乐对于自己身体的控制。

“不是和你说了这东西对身体不好么。”孙哲平轻而易举地夺走了张佳乐手里的小瓶扔到一旁的废纸篓里,“当初我走的时候你怎么说的?你说你会找到别人照顾自己,现在呢?”

“你⋯⋯”张佳乐想要辩解,转过身来却毫无防备地被孙哲平扣住了后脑勺,唇极具有压迫性地压了上来。

唇齿间的交流几乎让张佳乐把持不住,他可以清晰地感受到内在的某种压抑体制正在渐渐地崩溃。

孙哲平放开他,转而拉着他的手往外走,张佳乐挣不开他,急躁地问:“你做什么?!”

孙哲平挑眉道:“和你算算账。”


叶修看着气势汹汹的孙哲平和被他牵着走的张佳乐,无奈地摇了摇头。


张佳乐怎么也没想到孙哲平竟然在情人节的时候订到了一间房,不得不让他怀疑这一切是不是都是他算计好的。

他锁上房门,回身看着手足无措的张佳乐,忽然伸手将张佳乐揽入怀中。张佳乐毫无防备地被他抱着,忽然就有点想流泪了。

他清晰地听见孙哲平在他的耳边压低了声音,张佳乐知道孙哲平很擅长挑动他的情绪,可他还是没能料到他说的这句话。


“张佳乐,情人节快乐。”




肉戳这里,张嘴【啊




张佳乐躺在孙哲平的怀中,忽然就觉得一切都很有意义。

“你知不知道一瓶抑制剂很贵的?”

孙哲平吻了吻他的头发,道:“怕什么,以后都用不到了。”

“我还没答应以后和你一起过,没准还用得到。”

“想都别想。”孙哲平握住张佳乐的手,用力到了两人都觉得有些疼痛的地步。“以前是我错了,我以为⋯⋯”

“以为我没有你会更好是吧。”张佳乐冷笑着回头,“我这几年每个月都是靠着抑制剂撑下来的⋯⋯每个月都是想着你⋯⋯”

“好了好了乐乐乖,我承认我是绝世大渣男了。”孙哲平紧紧搂住张佳乐,“要不你咬我几口好了。”

张佳乐张嘴就去咬他,咬他脖子咬他肩膀,咬着咬着没憋住笑意,兀自在一旁乐呵,孙哲平看他笑得一脸开心,忍不住凑上去吻他。张佳乐沉溺在他的亲吻中,但愿永不清醒。


“好吧,以后每个情人节,都和你过。”



——终——





感谢你读到这里!希望有合您的胃口~

新的一年想要突破自己,写出更多有意思的文章,同时谢谢各位的喜欢,我会继续产出嘿嘿嘿的!













评论(13)
热度(95)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