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全职/双花/完结/繁花未语(5)

突然意识到这一篇还没发结尾啊我个呆子【
赶紧补救一下⋯⋯

【夕阳西下,百年之后的约定】

天色,渐渐就暗了。
入夜前张佳乐去花店转了一圈,刚准备修剪一下有些弯曲的百合花时却看见叶修蹲在老韩的店前抽烟,一脸阴郁活脱脱像是欠了老冯百八十万似的。
今日不知怎的老韩的店打烊格外的早,单调的卷帘门将叶修的身影映衬地更犀利了。
“哟你干什么呢?”张佳乐将两株兰花挂到架上,又将店内几朵晒不到太阳的多肉植物往外推了推,“讨债呢?找老韩要钱包?想不开啊你。”
“啊恋爱中的小孩走开走开,大人的世界你不懂啦。”叶修挥手不耐烦地赶张佳乐走,像是被烦心事扰得无法自拔。“我可不是来找老韩的。”
“那是找张副队?那你没戏了,估计已经躺下——”张佳乐盯着地上被碾碎的无数烟头,若有所思拍了拍叶修的肩,轻声道:“别想太多。”
叶修眉毛抽了抽,只是笑:“你比我幸运的多。”
“你这放的什么嘲讽技能啊。”张佳乐又拍了一下叶修的肩,这次,毫不留情。
 
回到训练室,孙哲平保持着原先仰躺的姿势横在沙发上,脸上罩了本书睡得正酣,张佳乐踹了沙发一脚,吓得孙哲平一个哆嗦起了身,书掉在地上正正好好看见封面几个大字。
——《花的奇妙世界》。
张佳乐觉得自己脸颊有些发烫。
孙哲平毫不在意地捡起书拍了拍灰塞进包里,回头笑着看张佳乐,说:“要不要来一局?”
呼吸一滞,眼前忽然就是枪弹轰鸣和金铁碰击,还有漫天的花雨,毫不吝啬地铺满一整个世界。
他笑了。
“说什么呢,荣耀,早就关服了不是么。”
孙哲平也笑了,他真的很少笑,不是么,张佳乐这样想。
“……有时候会忘掉也很正常啊,毕竟那么多年了,真怀念啊。”
当然会怀念了,因为是……无可替代的荣耀啊。
 
“夜深了,要不要……”孙哲平话未说完便没了声,只看着张佳乐。
张佳乐可是个大怂包,又怎会主动留人?
两人想了一下,还是各自走向自己的卧室。毕竟都是单身N年的大老粗,平日里玩笑开开也罢,真要同床共枕...别说张佳乐了,连以主动出击为名的孙哲平都做不到。
两间卧室,互相隔着一条长长的走廊。
“没办法……他还是会有障碍的吧……”锁上房门,孙哲平看着窗外许久未见的夜景,也许是被华灯初上的气氛所感染,顺手点上一支烟,张佳乐总是讨厌他抽烟,说是和叶修一个德行。“老叶总是被黑也很无奈吧,他也有……自己要做的事。”
也许是吧,他和叶修都是同样一类人吧,有份热情,始终在燃烧。
 
第二日清晨,孙哲平还没有起床就听见砰砰的敲门声,心想张佳乐怎么那么早就醒了,打开门一看却是张新杰。
“……我靠你怎么进来的。”
“叶修给我的钥匙。”张新杰不去看孙哲平漆黑的脸色,只是盯着手表,“他让我送花过来,我放在门口了,再见。”说完便转身走人,一句话也不愿多说。
孙哲平脸更黑了,默默看了一眼对面的房门紧闭着,估计张佳乐睡得正香。
算了,孙哲平认栽,换了衣服开了房门一看,一盆红心白底的鲜花安静地绽放着。
美不胜收。
 
“这什么意思?”
“叶修送的。”
“……”
“我看过了,这蝴蝶兰的花语好像是我爱你的意思,叶修这小子对你有兴趣?”
张佳乐啪地将手中的《花的奇妙世界》拍在孙哲平头上,笑道:“什么鬼,他是在说,祝我们幸福美满啦。”
“真的?”
“……你一看叶修那脸就该知道他不喜欢我了。”
 
张佳乐抱着那一盆蝴蝶兰,就忽得又想起当年那句“双花怎么够,要百花才够。”他将蝴蝶兰搬到窗前,一缕阳光过叶,几缕清香沁人心脾。
“这花真难看。”孙哲平有些嫌弃地戳了戳叶片,“叶片怎么那么大。”
张佳乐无语,“他就长这样……真的。”
“……你去想点办法改良一下,这我不喜欢。”孙哲平推开窗,有风拂过万物,似春意怡人。“我还是觉得叶修对你有意思。”
“你这个家伙,怎么在这种犄角旮旯的小地方一往直前,永不回头。说好是荣耀里头最爷们的职业呢?”虽然是略带嫌弃的语调,但论谁都能看得出张佳乐满脸洋溢的幸福。
孙哲平笑得带了些痞气,乐呵着去牵张佳乐的手。
十指相扣。
能够在一起就已心满意足。
 
这一回,繁花都不再言语。
静寂无声。
静寂此时。
永远响彻的,是两人誓约幸福的笑声。

【fin】

感谢读到这里的朋友,写同人我真的很喜欢甜甜的感觉,感觉不甜一把实在对不起我萌的他们啊捂脸⋯⋯
如果有一直在等的朋友实在不好意思了【跪下
第一次读的朋友可以搜一下“繁花未语”这个tag⋯⋯
总之谢谢大家的支持,这里这只一心一意想要出本来着⋯⋯

评论(5)
热度(16)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