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全职/双花/繁花未语(4)

#双花/私设/温馨HE/退役后/含H
#含地域BUG
#OOC可能
#感谢您的阅读

肆-散落的,不是樱花,是你的发

完全脱离了生活本来的轨道,距离失去控制大概只有一步之遥......
浑身上下都觉得异常难受,加快的呼吸,依旧滚烫的触感,一切都灼热得无法抗拒。
半蹲在昏暗的浴室里,张佳乐全身无法抑制地颤抖。镜面下颤抖的身躯,凌乱的衣衫,淡粉色的痕迹......孙哲平,孙哲平,这个名字仿若咒语,一呼一吸间就会因此沉沦。

孙哲平在外头点了根烟算是清醒头脑,呆了半天却没听见水声,心知那家伙必然是在自寻烦恼了,便不合时宜地敲响了浴室的门,“张佳乐?你还好么?”平淡的语气下所暗藏的是汹涌的情欲,因为过度的担忧...或者直白地说,因积年累月的思念而一发不可收拾。张佳乐打从心底觉得这对话诡异得很,只好从喉咙里挤出些许颤音回答道:“额...还好。我...我马上就出来。”

随意地冲了个澡,在短暂的时间里迅速褪下一身的粘腻与疲倦。干脆就向他坦白吧,说自己也暗恋他好久了,说自己早在当年他朝自己伸出手说组个战队时就已经悄悄注意这个男人了。

说出来也不会怎样吧。

但...好羞耻啊。

张佳乐猛地拉开了门,却还是没忍住偷瞄了孙哲平一眼,见他也在用余光观察自己又不经意间脸一红。
其实孙哲平也没看什么,他去换了干净的长衫,蹲在门外又抽了五分钟的烟也把些乱七八糟的冲动情感给吹淡了,眼里只瞟见张佳乐一头乱发被水淋的湿透,他又不晓得拿毛巾擦,只乱糟糟披在身后,再不管管准是要得感冒的。孙哲平也是摸透了张佳乐的脾气,就不轻不重叹了口气,抓过椅背后的毛巾捂到张佳乐头顶。
张佳乐吓了老大一跳,险些从地上蹦起来,只眨巴眨巴眼,略带不解地盯着孙哲平。
孙哲平的声音像是跨过了九重云雾而来,听在张佳乐耳朵里玄幻的很,“多大的人了,能不能好好在意一下自己的身体?”
“...我觉得这话就你最没资格说好嘛?”张佳乐捏了捏贴在脸颊上的细小碎发,一手晶莹水珠,好不玲珑剔透。
孙哲平手下力度渐缓,动作下意识里带出点轻柔,“我没事......你不在意我,可我在意你。”

张佳乐这朵没几年道行的小娇花这不脸又如朝阳一般了。
这孙哲平深藏不露啊!没想到情话像事先打包好了的一堆一堆地抛出来还不带重复的。这仔细想来今天一天脸红的次数比往夕一个月的都多了,都怪这个还一脸悠哉游哉帮自己擦头发的人——“唔...”微凉的指尖轻触耳垂,张佳乐不禁一阵哆嗦,悄悄抬眼看孙哲平一眼,却发现那掩藏不住的笑意。
“诶你别笑啊,好像我是小孩子一样。”张佳乐有些慌乱地说,手指紧紧攥着衣角,觉得别扭极了。
“这头发一直留着也不会觉得腻么?”孙哲平闻言就不笑了,兀自去柜中取了吹风机来,又把张佳乐拉到浴室的镜子前继续料理他的头发。
感受到来自身后的暖风,张佳乐眯了眯眼,不耐道:“啊啊,反正也不知道是第几次被嘲讽说娘炮了,你也知道叶修啦方锐啦那些家伙的德行吧。反正我是无所谓的啦。”
“一听就知道你介意,可我觉得挺好看的。”
“......”完全不是他的对手啊...张佳乐开始怀疑孙哲平是不是有偷偷练过说情话之类的了,“是啊是啊,你觉得好看就好,当初...当初不也是你叫我留的么。”
“......要不我帮你剪吧。”
只是淡然若水的陈述句,张佳乐惊异地抬头,正对上镜中孙哲平干净清爽的笑颜,于是又不争气地红了脸。“你来剪?你会么?”
孙哲平耸肩,指尖掠过张佳乐额间的碎发,笑道:“相信我。”

孙哲平去了趟楼下后就像变戏法般搞来了全部装备,长柄剪子啦推子啦一个不少,活脱脱一个专业理发师。推了把椅子到浴室,勉强算是个简陋的理发棚了。
“放松。”孙哲平揉了揉张佳乐因紧张而耸起的肩。“放心地交给我吧。”

真的是有模有样,全身上下说不出的帅气。
张佳乐今天的心脏好像跳的,太快了些。

咔嚓。
咔嚓。

散落的栗色发丝在地上盘旋,发间穿梭的手指微微颤抖,却又透着坚定无比的决心。这一刻全都静止在了时间之中,静止在这繁花未语时。张佳乐想啊,这三年的时光不就是为了这一刻而修的么,当真值得。
这样想着,模糊的双眼几乎看不清镜中的自己,镜中的他。

“好了。”
那声音近在耳边,像是顺着一阵暖风拂上心间不痛不痒地挠了挠。张佳乐睁开略带迷茫的双眼时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睡着了,顿时心中羞耻感油然而生。孙哲平忍着一直没笑,看到张佳乐憋红了脸颊终于没忍住扑哧轻笑了一声。

啊啊,真丢脸......张佳乐悲哀地想,自己这不就被大孙给吃定了嘛。

待到张佳乐缓过神来仔细瞅了瞅镜子,嗯,虽然这技术的确无可挑剔...但......
“......你这完全没有剪短吧?还是可以扎辫子的好嘛?”就是不再是长马尾,最多算个兔子尾巴尖尖。
孙哲平也不反驳,只面无表情道:“我喜欢看你扎辫子。”
张佳乐的眉毛瞬间揪在一起了。“啊孙哲平你这个变态...”

可就是喜欢这个变态,一点办法都没有。

折腾完了这一出后两人也都累了,就各自毫无形象地望沙发上一躺,孙哲平拍拍张佳乐的大腿,略带神秘地说:“我给你看个东西。”
张佳乐挑眉,随意地勾勾手指,兴趣缺缺的样子。等孙哲平自他的旅行包里掏出来一本厚册子后,张佳乐瞬间坐正,凑到孙哲平的身边去了。

那是满满一本的相册,里头有大好河山,有夕阳万丈,有少男少女纯真的笑,也有八旬老人在晚灯下搓着草绳。
“这个...都是你拍的?原来你离开后就干这个?真没出息。”其实心中更多的是惊讶和敬佩,不过这可不能说出来啊。
“你可没资格说我。”孙哲平趁张佳乐不注意,搂过他的腰,宠溺地笑,“谁想的到你会去开花店?还好都是隐姓埋名了,否则肯定被粉丝打死吧。来想想这个场景。'张佳乐!你为什么要走!你为什么要去开花店!'”
“你怎么也毒舌起来了!你刚才肯定是叶修附体了,快把成熟稳重的孙哲平还给我!”感到来自腰间的力量,张佳乐就心跳加速,故作掩饰地去掐孙哲平的脸。
孙哲平轻笑,抓住张佳乐乱动的手,顺势吻上他的唇。

这样也不错,不是么。

-TBC-

#谢谢你读到这里,这小短文终于也要完结了。

评论(5)
热度(22)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