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全职/双花/繁花未语(3)

#双花/私设/温馨HE/退役后/含H
#含地域BUG
#OOC可能
#求不要举报,谢谢

以上OK?

叁-逆光下,你的气息是岁月流苏
韩文清和张新杰无言地看两人紧紧相拥,雨水?言语?全都顾及不上了,眷恋是重逢时的百花齐放。
半晌,先是韩文清沉着脸,极为少见地发出一声长叹,又掏出手机,沉默地发了一条简讯。
半晌都没回复。
张新杰想去揽韩文清的肩,终究还是没伸出手。
他都明白的。
队长想要的东西,他张新杰无论怎么努力都给不了。
现在这样可以陪队长看小年轻放纵不羁,已是最圆满,最乐意不过。

两只落汤鸡毫无意义地共撑一把伞,在风雨中互相搀扶着,走着。
张佳乐本是走在前头要带着孙哲平去训练室的,走着走着就换了主动权,变成了张佳乐走在孙哲平身边的景象。“所以说...叶修说的老朋友是你?你和他联合起来耍我呢?我就说他怎么不去找韩文清耍人情。或者张新杰也可以啊,比较谨慎。偏偏找我......欸,你回来就回来干嘛还要找叶修?那个家伙,啧,烦透了。”
“你刚才像是被黄少天附体说个没完。”孙哲平嘴角的笑意愈发扩大,根本无法掩饰,“我当时没想那么多,下意识觉得他最可靠,毕竟是叶修啊。”顿了一会像是想起了什么,又说:“我也没想到你竟然会那么激动。”虽然心里感慨万千,但孙哲平仍然保持着沉稳的步调上楼,“我明明打过电话通报过的。”
张佳乐简直难以置信,盯着那厚颜无耻地说出这种话的孙哲平直摇头,“你那叫做打电话?你特么总共只说了一个字!大孙,你...啧啧,学坏了。”一边说着一边掏出钥匙开了门。
孙哲平也不恼,只跟着他踏入这昔日的小小训练所,如今已被张佳乐收拾得依稀算是窗明几净。
“真怀念,这是百花开始的地方。”孙哲平手指不经意摩挲那熟悉的电脑鼠标和键盘,下意识的便去摸手腕,张佳乐见了,忙伸手去阻止他的动作。指尖刚刚触碰到他还有些水渍的手腕,张佳乐便似触电般收回了手,孙哲平回头去看他,两人视线无声交汇,张佳乐的脸有点红了。
“你...那个还好吗?”张佳乐眨眨眼,有些尴尬。
“老样子。”孙哲平的声音,平淡得好似事不关己,“不能够长时间做太过剧烈的运动。”
“这样啊...”话说完了,张佳乐苦闷地挠挠头,完全想不到话题,难耐地沉默着。这种时候也许黄少天也不错,否则都靠眼神交流岂不郁闷死了,张佳乐心想。
而另一个人,只发出轻微的叹息声,便没了下文。

“阿嚏!...额...”
淬不及防,张佳乐打了个喷嚏,这才意识到浑身湿冷,先前竟还未注意到,这下有些瑟瑟发抖的趋势。孙哲平眉宇一沉,低声说:“你先去洗澡吧。”
“……那你呢?”张佳乐反问道,盯着孙哲平因湿透而略显透明的衬衣和……
“我没关系,你别感冒了。”孙哲平伸出手揉了揉张佳乐的发,眼中蒸腾出笑意,略带沙哑的声音充满了男人的魅力,“在看什么?”
……张佳乐脸红的更严重了,头晕乎乎的,感觉的确像是要感冒了。他抬起头,正对上孙哲平的脸,却被他眼中暗涌的欲望给吓到了,却又无法控制地越靠越近。张佳乐有些紧张地吞咽着口水,最终,先是孙哲平无法忍受两人之间粘稠的距离感,长臂一伸揽过张佳乐的后脑,用唇,用那无法抗拒的力度紧紧缚住了张佳乐那几乎快要停止跳动的心脏。
原只是蜻蜓点水,后来便演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攻占。那是无法逃脱的深渊,是一旦沾染上身便无法戒除的魅惑引诱,张佳乐竭力想要保持沉静,却发现这根本不可能,他的头脑已经一片空白,除了尽情享受此时的快感外别无他法。
他怎么也想不到,孙哲平会先他一步失去控制。
“大孙,嗯,别...我...”张佳乐挣扎着想要说些什么,唇却被牢牢地掌控着,孙哲平根本不给他任何喘息的时间,时间在他们身上跨越的距离太长了,早已无法忍耐。
早已,不想忍耐。

孙哲平将张佳乐抱上桌,深邃双眸盯着他的脸。张佳乐背部靠在了冰凉的电脑屏幕顿时一阵哆嗦,蹬这腿就想下来,孙哲平不让,只移开身把电脑搬到地上,又笑眼盯着张佳乐瞧个没完。张佳乐佯装愠怒,眼里有着不屈的水光。“孙哲平,你……你不要这样……”却是颤抖着,像是邀请。
孙哲平慢慢褪下张佳乐湿透的外衣,又在他抗拒的目光下褪去他的牛仔裤,声音里漫溢的是颤抖的欲望,“有些话一直拖着没有说……其实三年前就该告诉你了……”说着,舌尖掠上张佳乐的胸前朱红,“我喜欢过……我喜欢你。”
张佳乐一手捂着嘴,一手撑着桌子以免倒下。哦,这大概是他梦寐以求的情话了,只可惜时机不对,设想里应该是更浪漫点的场景,绝对不会是在电脑桌上,而且还是他坐在桌上......可是悸动的触感使身体完全背离主人的心情,自顾自地快乐着。
那个无所畏惧的,三次元的狂剑士的舌尖,沿着张佳乐渐渐挺立的乳珠,缓缓下移,越过平坦的小腹,来到那被白色平角内裤包裹住的,已有抬头趋势的欲望。
“乐乐。”
孙哲平第一次这么叫他,张佳乐一点真实感都没有,却能感到他的鼻息在流连。
“做...做什么?”
下一秒,张佳乐猛地仰头,无力地喘息着,他太久没有自渎,这唇齿间弥漫出的过激快感于他而言便是穿肠毒药,如藤蔓缠绕而上,勒紧了张佳乐所有的感官。
“啊..!啊嗯..!”快感极速盘旋而上,占领了张佳乐脑内一切,理智?哦,在这粘腻得令人窒息的致命巅峰上,还谈什么保持自我?
很难相信这样一个纯爷们会放低姿态来为别人服务,说到底还不是因为他张佳乐在孙哲平眼里是特殊的存在。想通这一点后张佳乐整张脸都似火烧,双腿间的欲望也被略有些粗糙的舌燎得又舒服又酸麻,孙哲平的口活很好,也许是用心的关系,弄的张佳乐双腿不自觉地大张,腰部无意识地抬高。
“那就……”孙哲平沉稳内敛的声音忽然出现在耳边,张佳乐吓了一跳,后半句话在惊诧中化为叹息,他刚想吱声却感到孙哲平的指甲在突起处拨弄,再技巧性地抚过那些经脉......
张佳乐没忍住,脑内一片白光,双手不自觉搂上了孙哲平的脖颈。
欲望的顶峰。

“大孙...你...对不起...”张佳乐无法自控地喘息着,有些愧疚地盯着他弄到孙哲平衬衣上的白浊,“我...我先去洗澡!”语毕便落荒而逃进了浴室,顺带锁了门。
孙哲平无语凝噎。
他是表过白了,也照顾好自家小皇帝了,可惜一身火没处发泄,下体硬地发胀,偏偏心上人还喜欢做鸵鸟逃避现实......
狠狠地打了个喷嚏后,孙哲平发现,自己的恋情要走向小康还有相当远一条路要走......

-TBC-

谢谢你看到这里,跪求别和谐。

评论
热度(24)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