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foyee

您好。

全职/双花/繁花未语(1)

#双花/私设/温馨HE/退役后/含肉
#可能会有地域小bug
#OOC可能

壹-风铃,山坡尽头的呼唤

先是,一串悠扬的风铃声。
最后一张画纸也迅速地从速写本上撕下乱揉一气,张佳乐起身招呼着进店的客人,顺手将纸扔入废纸篓,待看清客人后不禁暗嘲自己到底还是敏感到愚蠢的地步。
并不是熟悉的那几个人,只是个被纷繁花海吸引的路人,眼里是艳羡而惊奇的混合光感。如同每一个新顾客,他四处东瞅西看,最后站定在一个角落。
“这株蓝色龙胆花开得真好。”手指拨弄着那娇嫩花瓣,他这样说了。“像是....小精灵之类的。”抬眼便瞥见张佳乐眉宇间一瞬的纠结,他有些尴尬地瘪嘴,眼眸中略带歉意,“哦,我可能...不太擅长比喻......”
张佳乐顿时也无言以对,过了半晌又笑了:“说的没错啊,放荡不羁的小妖精,是吧。”
他的视线不经意瞥向废纸篓,那被揉皱的纸上的脸庞坚毅得仿佛无所畏惧。

“还要什么?就一束龙胆花?不补串满天星么?”见那人安静地不发一言,张佳乐只好低头快速用玻璃纸将花包装,点坠上淡紫丝带后递给了他。
“是要送人是吧?”张佳乐问。
那人先愣了一会,后来便似心中忧愁消散一空般长吁一口气,释然道:“啊对,送给一个多年不见的老朋友。”只是一个陌生人罢了,张佳乐却仿佛从他的眼眸中看见了深邃星辰。“他出去单干了四年,终于是衣锦还乡了,好歹不是马革裹尸还。”末了还不忘开个冒着文酸气的玩笑,说他说完那人便推开门,渐行渐远。

也许他不知道,龙胆花的花语是,爱上忧伤的你。张佳乐不无忧愁地想。

天色将晚,远处的天空一片嫣红,张佳乐脱下园艺手套,错愣地盯着指尖发呆。最近他总会想起当年那一段为了冠军无所顾忌的日子,想那些或沉稳或嚣张的人,想那繁花血景。
但也止步于怀念罢了,张佳乐抬头看向天边夕阳,又觉得自己过度敏感地令人发指。呵,便是看见和自己相似的人便莫名感伤,这算是什么事啊。
他的那个老朋友,毕竟三年都杳无音信了。

孙哲平。
那个人,曾在那虚拟世界中,笑出了一片花海。
那个人,曾扛着一柄巨剑,一路与百花缭乱共同趋向总冠军。
那个人,笑着离开,退出了这让他无法割舍的职业圈。
那个人,操控着再睡一夏,与他在荣耀的战场上相遇。

“啊好烦啊,想起这人就闹心。”张佳乐这样想着,赌气地将手套摔在了地上。不远处是一堆残枝碎花,这一下飞溅起好几簇粉雾,溅在张佳乐的鞋上。张佳乐皱眉蹙额,翻着白眼道:“这算什么啦。”
他蹲下,指尖轻触花瓣,眼神忽地就游离到了远方。
“这......到底算什么事啊...”

“哟,你还在做这生意?”忽然叶修的声音在耳畔炸开,张佳乐一个激灵险些跌坐在地上。叶修一身西装革履站在夕阳下,依旧死性不改地叼着烟,浑身上下都在散发一种“哥就是很拽”的气质。“都说这没前途的啦,你这运气一年下来不亏本就该摆庆功宴了。”
“哇靠你谁啊?我就爱卖花,你管得着吗?”张佳乐挑眉,“你别说,这身行头还真是人模狗样啊。”
叶修不以为意,他这几年依旧过得吞云吐雾自在自得,岁月似乎从来就没有在他身上刻下过深痕,不羁如他,注定要成为一个传奇。
“所以你来干什么,来刺激我的?这样的话右拐好走不送,看你这幅总裁酷炫狂霸拽的样子哦,笑死人了。”张佳乐突然就一阵心烦,挥挥手就下了逐客令,见叶修移步到外摆的花堆旁,张佳乐赶紧拦在他面前,恶狠狠道:“别想糟蹋我的花。”
叶修迅速摘下一朵风信子插到口袋里,理了理西装袖子,淡然说:“谁糟蹋谁还不一定啊。我就想知会你一声,最近哥有个朋友要来这逛逛,你帮我腾个地方。”
“你干嘛不去找你们兴欣的人?”张佳乐兴致缺缺,明确表达了拒绝的态度。
“你比较近啊,咱一贯追求的是就近原则。”叶修难得拉下脸求人,虽然还是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
但张佳乐终归答应了。毕竟,叶修也曾与他一样,是曾经的追梦人。失败或否,这些年过去了,该放的,也放下了。

待叶修走后,天已完全黑了,张佳乐心里暗骂叶修混球,一边拉下了花店的卷帘门。一天总共卖出去一束龙胆花。真是要被叶修一语成谶了。
回到家,毫无顾忌地洗了澡,张佳乐擦着湿漉漉的发,打着哈欠开了邮箱,虽然他退役了,但始终能收到粉丝或激励或伤感的信件,当然也不乏一些恶意过激的。
张佳乐如此庆幸,自己不是叶修那样两三年都不会去查看邮箱的人。

那么小小一支勿忘我就这么无拘无束得躺在他的信箱里,附着一张拍摄了满天星斗的明信片。
勿忘我,别名星辰花。
花语是,我心永恒。
张佳乐翻弄着那张卡片背面一片空白,没有送件人,没有收件人,甚至没有邮戳,只有一串地址,用有些歪歪扭扭的字体誊抄再右下角。
那是一眼便能认出的笔迹。
张佳乐不禁笑了,笑着笑着就湿了眼角。
“当我傻子啊,原来你回来啦。”

窗边,风铃叮叮当当,像是夜色里绵长的歌。

-TBC-

评论
热度(25)
©Elfoyee
Powered by LOFTER